曾经在广州读中专技校的我

最后更新 : 2020.04.03

上世纪1992年,也许是命运这个无形手的安排,我走上了影响我一生的关键一步,直至今天,仍然觉得很幸运。

我考取广州中专那年,只有16岁,当时只是隐约感到父母很高兴,上了中专就等于有了非农业户口,未来有了铁饭碗,可以吃公家饭了。通知书哪天来的也没有印象了,还不太懂得人生方向这些概念,只记得很高兴不用种地,能有机会去广州上学,能坐上心目中威风的大客车。之前父亲带我去过广州一次,那时,我心目中的济南就是一座最大的城市。我不知道上海在哪?美国在哪?我更不知道上了中专会改变命运。我的记忆里,村书记就是我们村最大的官,村里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管。

70后的我,出生在农村,在村里读小学、在乡里读中学,本村的学校没有门窗,其实就是一个屋框子,上学自带板凳,两三个年级的学生都同在一个教室上课。初中离家远了些,每天带着馒头、咸菜上学,渴了就到学校院子后面的那口富含沙子的井里打桶水喝。虽然条件艰苦,但心里很快乐。

初中三年,我能考上中专还是很感激三个人:一个是我的父亲,他自己上到了初中因家里没钱只好退学,因为他的遗憾,一直比较注重对我的教育,认为读书是重要的事,是大事。二是我的班主任李海老师。李老师虽然是民办转公办,那时他一边种着地,一边管理我们这个班,但对我们很负责,也很关心,下课后常常去他的宿舍要水喝。那时,我的学习只要落后一点,他就少不了批评我,我现在还是很感激他。三是我的同桌马星。马星深深影响了我的学习习惯,和他同桌后一直是跟着他在努力学习。后来他考上了大学,就职于国家农业部,是初中同学中学历最高的一位。

  我考取的是广州某中专职业学校,在广州天河区的。学校不大,一栋办公楼,一栋公寓楼,两栋老师家属楼,与现在的大学虽然不能同日而语,但那时对我来说,这些绝对是“高大上”,特别是五层的教学楼,爬上顶楼可以看到远处的燕子山。宿舍8个人1间,比起初中的大通铺来真是超高级的享受。那时,别说住楼房,超两层的建筑在县城也很少见。

  当时那个时代还属于计划经济时代,每个月底都会盼着生活委员坤姐发下20元的纸制饭票,如果节约着吃基本够,但当时正在长身体,常常还要自己再贴补上5块钱。餐厅里有很多的方形石板,就是餐桌了,座位其实没有,都站着吃饭。餐价也从一份3毛直至到毕业的5毛,菜大约就是水煮白菜、水萝卜系列,能碰到一块白肉片就算是中了大奖。最奢侈的就是1块钱一份的炖鸡架子,当时那是绝对的美味,但是只能偶尔和同学合伙打一份吃打打牙祭。

  同学们来自全省各地,上台自我介绍记得班里有一个家庭条件好的同学,有一套西装,我第一次见到衣裳如此的笔挺,照毕业证照时,我们都借他的西服去拍照,拍出来都差不多的样子,现在拿出来看看还是觉得十分怀念。

  我的学校隶属广东教育工业厅,其实那时的纺织行业正处于压锭限产的时期,纺织学校也进入没落阶段,公费生、委培生、在职培训等,学校的学生构成比较复杂。中专三年由于经常合堂上课,认识了很多同学。张老师的善良,鲍老师的慈爱也都常常地留在记忆里。那时的课程,有机械制图、刀具、高等数学等等,机械实习的作品是做一个小钉锤,后来也不知去向。后来,学校和建筑学校、供销学校合并了,新校已搬迁到了章丘,校友笑谈说从规格上,我们从中专升级为工程学院,但是我内心感觉这始终不是我自己的母校,偶有去济南路过二环东路高架时,总是努力去寻找广东职校的影子,可惜它真的已经不在了。广州有什么好的中专学校

二十五年过去了,一晃就老了,一切都成了回忆。从中专毕业,同学们有的进入了工厂、有的进入了机关、有的成为私企老板,但是中专的印记和标签是伴随终生,二十多年过去了,那个时代的中专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偶尔的回忆,还是十分怀念。

- END -

广州中专报读航空服务专业怎么样
广东中专学校_广州技校要多少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