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姐姐都考上了高中,但姐姐选择去读广州技校

最后更新 : 2020.06.27

有时候像“闺蜜”无话不谈;有时候像“母与女”,她对我关怀备至。

我们打打闹闹从无忧无虑的童年互相陪伴度过了懵懂无知的少年,如今我们都已成年,但妈妈总说我们两个像永远长不大的孩子,面对从小打到大的我们,家里人早已习以为常了。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太好,家里种了很多农作物,我们已经到了能帮家里做家务、干农活的年纪的时候,妈妈每次去山上干活的时候就会叫上我们。

我记得有次和妈妈一起去山上种花生,妈妈叫我放花生,叫姐姐施肥,爱干净的她怎么都不愿意碰那些农家肥!

她对我说要和我换,我当时不愿意,然后她一把拿过我手中的花生说:“是不是不听话?是不是讲不听?让你施肥就施肥!”看她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我知道如果我再不照做的话肯定又得挨打了,所以我只能戴着手套默默地施肥。

种完花生回家的路上,姐姐突然把扛在肩上的锄头放下来 说要让我扛,我嫌重就不愿意。她说:“妈妈说了,一人扛一半的路程,我的任务完成了。”然后头也不回地就大踏步往家的方向走。

我一赌气也不搭理那把锄头,也往家的方向走。离家越来越近,可姐姐一点回头的意思都没有,我又只能硬着头皮原路返回去把锄头扛回来。

多年以后,姐姐和我聊起这件事的时候她对我说她当时也很害怕我不回去拿锄头。

但话已经说出自己又不好意思再回头,她当时也想用姐姐的威严来考验一下我,幸好当时的我还是回去拿锄头了,不然姐姐一直以来树立的威信就没了!

2

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就这样在指缝间悄悄溜走,我们很快就步入了懵懂无知的青春时代。

十几岁的姐姐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她不再随意呵斥我,反而对我关心有加。

1

从小就习惯了她和我“互相打骂”的相处方式,突然间对我温柔了起来,我还很不习惯,但慢慢地我也懂事了很多,不再整天和小伙伴一起玩得脏兮兮,开始主动做家务、开始用功学习,开始不再顶撞姐姐。

因为我知道家庭的变故让姐姐懂得了“责任”二字的重要性!

初二那年,奶奶得了老年痴呆并瘫痪在床,从奶奶生病到去世有两年的时间,家里的经济来源只有爸爸一个人微薄的工资。

那个时候,哥哥去了上技校,寒暑假也跟着学校出去做实践,家里的农活只剩下妈妈、姐姐和我三个人干。奶奶卧病在床的两年是我家过得最辛苦的两年,也是妈妈老得最快的两年。

看着家里这样的窘境,姐姐和我只能拿认真学习和多干农活、多做家务来减轻妈妈的负担。

爸爸和妈妈是晚上坐舅舅的车下去的,临走之前,妈妈打开我们的房间对我们说:“我和爸爸下去上班了,你们两个在家要听话,尤其是小妹,一定要听姐姐的话!给你们买了一台新手机放在桌面了,有事记得给我们打电话。”

我看着妈妈离去的身影,脑子突然清醒了,越来越睡不着,我当时看了一下手表,正是凌晨一点多。就这样一直想着想着,到了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我又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后看到姐姐红肿的眼圈,我问她昨晚妈妈和我们说话她知不知道,她云淡风轻地说:“睡着了,不知道。”

我当时还觉得姐姐一点良心都没有,直到去年春节无意间在她房间翻到她的日记本我才知道原来那一晚她彻夜未眠,她害怕自己会哭,所以假装睡着了。

原来那个时候的她就已经知道了要掩饰悲伤,而我总是在人前表露自己的难过,相比姐姐,原来我还是不够懂事啊!

突然很心疼那时的姐姐,毕竟那时的她也只是个小姑娘!

3

很快,我们就初中毕业了。我和姐姐都考上了高中,但姐姐选择了去读技校!

关于她为什么要去读技校的原因我从来没有去真正了解过,我以为是她觉得自己成绩不够我好的缘故,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有次和她吵架我才知道原来那时的家里根本供不起我们两个人上高中。

所以她把机会留给了我!

我很难过姐姐的懂事与她为我做出的牺牲,让我觉得对她有亏欠,我宁愿我是通过公平竞争获得上高中的机会,这样我对姐姐的愧疚或许会少一点。

姐姐去市里面上技校以后,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但是姐姐隔几个星期就会回来看我一次,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一些我用得到的学习用具和漂亮的衣服。

姐姐满足了我整个青春时代的少女心!

高考如期而至,填志愿的时候,我选择了离家很远的一所师范院校。

家里人都叫我报本地的学校,我以离家太近没有上大学的感觉为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远走高飞。

一个暑假都在为获得自由而欣喜万分的很快就要到学校去报到了,内心按捺不住的开心与激动,可当我真正一个人踏上他乡的路程时,我的内心后悔了!

在大学的第一堂课是军训,那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次军训!每天陪伴我们的不是像电影里那样轻松的军训生活,热烈的太阳和严厉的教官让我每天都感到窒息。

终于在中秋节的那个夜晚,在与姐姐的五分钟通话中,我把军训和到异乡的委屈全部都哭了出来。

我不能在爸妈面前哭,因为我怕他们担心,所以我选择向姐姐倒苦水!

4

自从我上了大学,姐姐也正式工作后,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候就很少了。

人越长大,亲人间最平常的相聚也开始变得奢侈了起来。今年疫情,姐姐辞工在家靠驾照,而我们学校也决定本学期不返校。现在的我和姐姐每天朝夕相处,就像小时候一样,不过长大后的我们不像小时候那样每天吵架了。

有次姐姐和我说她的男朋友想和她结婚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我的心里是很舍不得她的,以前觉得长大是一件很遥远的事,结婚生子也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没想到,昔日的小女孩现在都已经到了可以结婚的年龄了呀!

我只知道我是一个有姐姐疼爱的人,却从来没有关心过姐姐也需要别人的关心和疼爱。

现在她有男朋友的关爱,我应该替她感到高兴才对,大概只有在男朋友面前,姐姐才会放下“姐姐”的责任,轻松地做一回小女孩吧!

没有谁可以陪伴谁一辈子,所以我们要学会勇敢、学会独自生活。

早已依赖姐姐成性的我也要学会独当一面了,因为姐姐不会永远陪在我身边,将来会有新的人需要她去守护,也会有新的人去守护她。

- END -

广州中专教育承担的是历史责任
广东中专生的怎样提升学历,中专升本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