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职招生火爆下的矛盾,地推招生依然困难

最后更新 : 2021.04.15

|引子

2018年,为了招生,我开始到各地市县区跑学校。那时候,中招分流还没有像今天这般严厉,各个中专学校招生都还不是太理想,但是“职普比大体相当”的政策要求,已经深入各地政府及教育部门。我就像一个串街的货郎,走访一个又一个初中,推荐我们学校。现在回想,谁能想象一个上课严肃认真的老师,在点头哈腰的给门卫套近乎,给学校领导打招呼,只为能见到班主任,见到学生,宣传下自己学校。更多的时候,连校门都进不去,看着门卫猜忌和鄙夷的神情,仿佛我们都是可怜的骗子,想想真的是惨不忍睹。

有时候即使见到了老师,他们也是很无奈,迫于各种压力,他们不敢给学生宣传,他们也收到命令,也需要完成上级任务。更有甚者,直接跟职称挂钩,学生毕业后,没有到本地中职上学,均视为学生流失。流失率的多寡,直接影响老师评职称。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推荐费”应运而生,甚至还产生了专门给各个中职学校推荐学生的职业招生团队,俗称“招生代理”。

2020年中职招生火爆异常,我又到周边地区的初中转了转,初中的情况依然如故,校门进不去,不让进校宣传,见到老师也是枉然,似乎过了几年,情况还是那么个情况,没有因为中职招生火爆有什么变化。

中职招生火爆的盛景,似乎一下掩盖了招生的困局。大家只顾着眼前的盛景,却没有看到被遮挡的问题。家长们着急找不到中专和中专见不到学生的矛盾,外地中专学校“抢食”和当地“护食”的矛盾,已经成为现在中职招生的最大问题。中专学校这个大群体应该是开放的,面向所有学生,公平公开公正选拔人才的,正是由于各式各样的“保护主义”,也就滋生了各种利益关系。

因此,面对招生火爆盛景下的中职招生,我觉得有必要冷静发声,引起注意。

|中职招生火爆,非招生之功,而是国家职业教育政策红利。

2020年中职招生火爆,很多中专学校都“吃得饱饱的”,其实细细想想,在这批学生中,基本还都是自己跑学校跑过来的学生,只是原来宣传时只有一个学生感兴趣,现在变成了十个。招生途径和方法没有根本性的变化。之所以招生爆满,无非是国家职业教育政策支持,高中录取收紧,50%的录取率卡的死死的,导致一半学生不得不选择中职学校。这项政策,也让很多家长腹诽不已,抱怨政策不合理。

说白了,这些学生与其说是招来的,不如说是国家政策“推”来的。

|招生渠道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不合规矩的情况依然存在。

中专注册制,学生自主选择学校,但是由于中职学校宣传力度问题,很多家长不了解职业教育,甚至除了家门口的那家中专,都不知道还有哪些中专。当家长们连中专名字都不知道几个,又如何让他们去对比选择。因此,多少年来我们的做法就是走到学生和家长身边。通过学校、老师、班主任、亲朋好友等各种途径走到学生身边,宣传自己。

但是,这样的宣传其实是很低效的招生方式,受到多方面因素制约。各地为了保留住职业教育成果,不会轻易让学生走出去;各校为了达到主管部门要求,不会轻易让学生见到招生老师。在诸多限制的时候,“利益”就成了打开所有通道的利器,也就诞生了开篇提到的“招生代理”。

招生代理有多牛,他们能利用手头的关系链,将关系深入到每一个初中孩子的家长身边,甚至有些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布局。他们利用手头的学生资源,跟多个学校“谈判”,哪家给的利益多,给哪家送人。到了每年招生季,你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一辆大巴车,拉着一车孩子及家长,挨个到各个学校参观考察。哪个相中了,交钱留人,没有相中,继续下一家。招生,俨然成为一个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学生,就是那待交易的“产品”。

他们这样有错么?有需求就有市场。由于中专没有统一的录取平台,也没有有效的宣传平台,传统招生方式又费时费力效果一般,要想获得大批量的生源,招生代理是最省事,也最简单的方式。

现在我们回头再看看2020年的招生,究竟有几个是慕名而来的,极少。更多的还是通过与各地区“抢食”而来的生源。

所以说,中专火爆掩盖了招生手段的贫瘠,如果哪天政策红利没有了,我们却还有新的招生途径,我们依然还会回到那个食不果腹的温饱生活。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快速找到新的招生手段,丰富招生途径,形成有影响力的招生方式,彻底解决招生问题,而不是“等靠要”,依靠政策红利讨生活。

|新思路:注册制+统一中招录取值得探索。

注册制+统一中招录取平台招生相结合的方式,其实也不新鲜了。在浙江,中职学校就已经在实行自主提前招生+中招录取平台的组合方式了。

我建议根据不同学生类型设定不同的招生方式,以满足不同需求。应届毕业生通过中招考试录取平台选择学校,各校凭实力排名次,有个几年时间,各个学校什么水平,哪些学校是名牌中职,就会在家长中形成定势,各个学校也把招生精力放在学校内涵建设上,通过提高学校办学质量,提高服务质量来吸引学生;往届毕业生通过自主招生录取,针对进城务工人员,退役人员以及其他需要进一步提升学历或者学习技能的,可以通过这个渠道进入中职学校学习。

中职教育是职业教育的起点,生源是职业教育的源头。我们需要开源,更需要丰富开源的手段和方式,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生源供给模式。

- END -

广州中专职业技术学校为何学费贵,告诉你?
广东省广州市的中专技校就读幼师专业的怎么样
线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