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等职业教育教师治理体系 与治理能力论述

最后更新 : 2020.03.20

广州中等职校

一、推进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要性

中国共产党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教育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作为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着国家总体治理体系的完整性与治理能力的全面性。而广州的中等职业教育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作为教育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子内容,决定着职业教育作为类型教育的合理性与正当性,即职业教育需要构建起符合自身特色的治理体系,并通过不断提升自身的治理能力,真正推动职业教育的内涵建设,提升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使职业教育作为一种类型教育的独特价值得以彰显与确证。职业教育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进程也绝不能缺少教师队伍建设这一重要维度,特别是“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这一重要环节。因为教师队伍建设是职业教育得以确立和发展的重要先决条件,只有“双师型”教师队伍治理体系真正构建起来,治理能力得到不断提升,“双师型”教师个体成长才能有所保障,“双师型”教师团队结构才能不断趋于合理,职业教育教师队伍的整体素养才会从根本上得到提升,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才会成为可能。

二、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涵

所谓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是指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要形成政府、市场(行业、企业)、职业教育自身、社会文化等多领域协同共治的有效机制。在这一过程中,充分激活各方参与职业教育教师队伍建设的积极性,各方主体引导、参与、促进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的能力、效率、水平得到极大提升,可持续治理能力得到根本促进。

此处的“现代化”具有时间、场域、逻辑的三重内涵。“现代化”的时间内涵,是指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要顺应现代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趋势,满足职业教育高质量的发展要求,符合培养新型职业人的时代需求。“现代化”的场域内涵,是指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需要放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大背景下来看,需要构建起政府、市场(行业、企业)、职业教育自身、社会文化等多主体参与、投入、互动的场域,需要打破边界、跨界整合、多维联动。“现代化”的逻辑内涵,是指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和传统治理方式与治理能力有着根本的逻辑差异,它突破了传统的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体系的封闭性、单维性、主体化,构建起开放的、多维的、交互主体的治理体系,从而提升治理的能力、效率、水平与可持续性。广州职校

总体而言,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体系是基础和根本,决定着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能力的深度、广度、有效度与可持续度;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能力是目的和标准,内在规制与引导着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的发展方向。二者辩证统一于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的治理实践。

三、《方案》的颁布为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奠定基础

《方案》从总体上搭建起了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的行动体系,为职业教育教师治理体系的构建与治理能力的提升奠定了基础。

一方面,《方案》强调了党对教师队伍建设的全面领导在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中的核心地位。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注重政府、市场(行业、企业)、职业教育自身、社会文化的协同共治,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在治理过程中的职能消退,而是强调政府要通过改变参与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的方式,更有效、更合理地承担治理体系的引领者、促进者、协调者、保障者的职责,促进各方力量的有效整合,保障治理体系功能的有效发挥,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根本就是要保障党对教师队伍建设的全面领导地位。《方案》从两个层面对此予以表述。一是从思想层面提出要“着力提升教师思想政治素质,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坚持不懈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争做‘四有’好老师”。二是从组织保障层面强调“充分发挥各级党组织的领导和把关定向作用,充分发挥教师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加强对教师党员的教育管理监督和组织宣传,充分发挥党员教师的先锋模范作用。实施教师党支部书记‘双带头人’培育工程,配齐建强思想政治和党务工作队伍”。

另一方面,《方案》从不同维度提出了多元主体参与的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治理体系的构建。首先,《方案》提出“构建以职业技术师范院校为主体、产教融合的多元培养培训格局”,这是治理体系构建的内在本质要求。职业技术师范院校与高校的“职业技术师范学院”在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培养中的核心主体地位不能动摇,而且需要进一步加强。这一判断是基于这一类院校的历史发展与现实需要得出的。改革开放以来,它们为职业教育领域培养了大批职业技术师范人才,有力保障了职教教师队伍的规模和数量。虽然随着时代发展,由于各种原因,此类院校发展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困难,但从新时代国家职业教育发展的大背景来看,仍然需要一定规模的规范化、正规化的职业技术师范教育专门培养机构来保障职业技术师范人才的有效供给。《方案》“支持高水平工科大学举办职业技术师范教育,开展在职教师的双师素质培训进修”。此举有助于将高水平大学引入职业技术师范教育中来,从整体上提高职业技术师范教育的质量,改变人们对职业技术师范教育的认知偏见。

其次,职业技术师范专业人才,特别是“双师型”教师的培养绝不是职业技术师范院校或专门机构单一主体能独自完成的,这是由职业教育自身的跨界性所决定的,由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的内涵本质所规定的。为此,《方案》提出“健全普通高等学校与地方政府、职业院校、行业企业联合培养教师机制,发挥行业企业在培养‘双师型’教师中的重要作用”。此举有助于转变职业技术师范教育的培养理念,建构起多元主体协同共治的培养治理机制。对于行业企业在“双师型”教师培养过程中地位作用的强调,则着眼于“双师型”教师的实践素养的培养。

再次,《方案》提出要“建立校企人员双向交流协作共同体”。“校企人员双向流动相互兼职常态运行机制”的建立有利于破除职业教育的围墙,真正构筑起学校与行业、企业互动与交流的平台,从而形成学校人才资源与企业人才资源的相互补充,学校技术力量与企业技术力量的协同创新,学校文化与企业文化的互动融通;有助于丰富职业院校兼职教师队伍的补充渠道,有助于提升职业院校兼职教师队伍质量,有助于提升职业院校支持企业创新发展的人才供给能力、协同技术创新能力以及服务提供能力。

最后,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的考核评价是教师培养质量的“检视器”。职业教育自身的跨界性以及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的内涵本质决定了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的考核评价必须引入多元评价主体,确保评价指标的全面性、专业性、科学性、合理性。《方案》提出的“建立广东中专职业院校、行业企业、培训评价组织多元参与的‘双师型’教师评价考核体系”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方案》同时提出“将师德师风、工匠精神、技术技能和教育教学实绩作为职称评聘的主要依据”。它的一重意义是为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的考核评价提供了内容维度启示;另一重意义则是拓展了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能力素养的内涵,为理解“双师型”教师这一概念提供了崭新的视角。

- END -

广州中专那所职业学校排名比较好
广州职业中专学校,主要学习技能、文化课